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49、血色星途(十六)

小说: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作者:云卷鹤野 更新时间:2021-07-07 06:4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黑雾一楞, 刚想点头,就听到沈斯年接着说道:“毕竟你占据的是他经纪人的身体、”

  黑雾原本想说的话又默默吞回了喉咙里,他已经隐隐意识到沈斯年这么说的原因。

  沈斯年并没有在意黑雾的反应,他哼笑一声, 而后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他就是这样的人, 对身边的人都很好,而经纪人又跟了他这么多日子......”

  他的唇角露出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像是真的在为经纪人和叶河之间关系好而感觉到欣慰。但是黑雾却知道沈斯年还是在意这件事情的, 不然也不会直接让他直接取代了对方。

  黑雾将头低的更低了, 听到沈斯年的话, 他已经彻底明白对方是在敲打他,提醒他现在所受到的叶河的好,都是因为占着这具身体。

  .......但现在占据着这具身体的却是他。

  黑雾垂在身侧的手猛地收紧,不过面上并没有展露出半分,仍旧是那副沉默的模样。

  沈斯年揽住了叶河的肩膀, 随意的动作落在黑雾的眼里却是在宣示着归属权。

  “如果不是我的身体出了些问题, 还需要一些日子修复, 我又何必要用你们?”沈斯年叹气似地说道,他现在只是被大师用法事将他和叶河暂时绑定在了一起。按照大师的话, 只有回到自己原来的身体之后才能和叶河冥婚,而后与对方生生世世都绑定在一起。

  听到沈斯年的话,黑雾的神色显露出了几分慌张。虽然早就知道在沈斯年回到自己的身体之后, 他肯定会消失, 这是他既定的命运,然而亲口听对方说出又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要是消失的话,他......他也就再也见不到叶河了。

  黑雾垂下眼眸,努力压抑着心头翻涌的苦涩情绪。他能够感觉到沈斯年那审视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 也知道只要自己露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沈斯年现在就不会留下自己。

  沈斯年从来都没有放心过他。

  他想要努力在叶河身边多呆一会儿,哪怕是多一分一秒他都觉得很是开心。

  在沈斯年下逐客令之后,黑雾顺从地离开了房间。只是在天亮后的下一秒,他又推开房门回到了房间。

  他站在床边,想要趁叶河睡觉时像沈斯年一样拥着对方,然而看到叶河在睡梦中蹙紧了眉头,黑雾瞬间像是被点穴一样僵立在床边,惊慌失措地想对方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难道是做噩梦了吗?他应该做些什么?

  黑雾无声地打开了手机,为了避免手机的光源影响到叶河,他还特意站的离床边远一些。在网上搜寻了一圈之后,他无声的下单了一个捕梦网。

  因为这些天拍戏的原因,叶河已经习惯了每天早上六点半起来,而他一睁眼,看到的便是站在床边的黑雾。

  即使昨天已经经历过一次,然而今天骤然看到系统站在床边,还是让叶河忍不住惊了一下。

  系统怎么又站在他的床头?他今天也没有迟起啊。

  叶河一边想一边偷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上面显示着才六点半,完全足够他慢吞吞的吃个早饭。

  他缩在被窝里楞了两秒,忽然灵机一动,并没有急着起身,而是缩在被子里露出了痛苦地神色:“糟了,我的肚子好疼,是不是昨晚吃坏东西了......”

  听到叶河的话,黑雾顿时露出了焦急地神色,连忙走到床边,一边弯下腰想要查看系统的情况,一边开口说道:“怎......”

  他的话还没说完,原本缩在被窝里一脸虚弱的叶河忽然闪电般伸出了手,扣住了面前黑雾的肩膀,作势往这边拉。

  察觉到叶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黑雾的身体瞬间紧绷。他没有反抗,顺从的被叶河拉倒在床上。

  两个人一起倒在柔软的床垫上。

  叶河只是想要逗弄一下对方,当做系统早上吓到他的小报复。没想到系统竟然这么轻易就被自己拉倒,他突然想起来系统昨天说身体不舒服,顿时紧张起来,连忙伸出手去试探着摸身下人的额头:“对了,你的身体感觉到怎么样?”

  黑雾第一次与叶河的距离如此之近,近到他们只差几公分便鼻尖相抵,而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吻上对方的唇瓣。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他看着那瑰色的唇瓣像是玫瑰花瓣一样张张合合,整个人的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他竟然能够和叶河的距离这么近。

  好开心。

  叶河原本是和黑雾一起躺在床上的,但是为了察看黑雾的体温,他又特意双膝跪在床垫上,随着弯腰的动作,他的腰肢也弯成了一个令人遐想的弧度。

  他如玉的指尖放在黑雾的额头,感觉到了对方额头滚烫的温度。

  叶河抽回手,看向黑雾:“有点烫手,是散热器坏了吗?”

  难怪最近系统都不太对劲。

  黑雾没有说话,他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面前的叶河身上,压根没有听到对方在说些什么。他看到叶河露出的脖颈,白的像是云朵,引得人想要伸手去摸一摸,看是否像云朵一样柔软细腻。

  面对身下人的毫无反应,叶河却并没有生气,毕竟对方现在迟钝的模样更像是发烧后的症状。

  “要不今天你别去片场了,我和慧慧他们去就可以,你现在房间里休息一下。”叶河一边起身一边说道,他小心的跨过床上的黑雾,宽大的睡衣衣角随着他的动作在甩出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却像是要勾走别人的心。

  虽然嘴上说着开玩笑找程序员,但叶河其实对生病的系统毫无办法,他看向系统的神色也愈发忧心忡忡——除了因为自己的钱还在对方身上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和系统相处了这么久,或多或少也怼出了感情。

  听到叶河的话,黑雾一下子从床上爬了起来:“我没事。”

  他的脑海里还回想着叶河那好似牛奶浸泡过的皮肤,此时视线都不敢落在叶河身上,有些心虚地左顾右盼,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闪躲情绪。

  叶河不知道系统这死鸭子嘴硬的态度是遗传了谁,明明额头都烫成那样了还说自己没事。

  黑雾知道自己并没有生病,他想跟着叶河,毕竟这样的日子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能够见到对方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系统固执的令叶河头疼,在离开房间前他又摸了摸系统的额头,察觉到对方的温度恢复正常之后才让他继续跟着自己去片场。

  男主演也从医院休养回来,回到了片场。而大家也发现虽然男主演的外表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性格却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他的性格似乎还是和往常差不多,有时候也会和大家开玩笑,然而语气中却多了几分不同于往日熟捻的疏离。

  不过想到对方之前发生过意外,大家都觉得男主演的性格有些微妙的变化也是人之常情。

  而叶河的感觉更甚,他觉得男主演似乎更黏他了一些,就像是与主人久别重逢的大型犬,只要见到主人便不分场合的摇着尾巴黏上来。

  有系统在身边时,男主演似乎还有所收敛。但是一旦系统不在身边,对方就像没了束缚一样,直往他的身边凑。

  在男主演从医院回来后不久,叶河有一次便被对方堵在了卫生间。看着男主演那高大的身影挡在门口,他的心底生出了几分不详的预感。

  “你都不去医院看一看我。”男主演垂下眼眸,那张英俊粗犷的面容透露出几分委屈:“我等了你好久。”

  他每天都站在病房的窗口,热切的期盼着能见到对方。

  叶河原本躲男主演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看他。然而当着对方的面,他只能讪笑一声:“最近拍戏忙,没有时间。”

  听到叶河的话,男主演的眼尾下垂得更厉害,像是被主人训斥的犬。他的薄唇紧抿,突然上前一步,朝叶河伸出了手。

  骤然看到阴影笼罩了自己,叶河下意识地想往身后退,与面前的人拉开距离,只是还没退几步,便被男主演揽在了怀里。

  男主演的胳膊紧紧箍着他的腰肢,好似要将叶河整个人都嵌进他的怀里。

  叶河的身体紧贴着他的胸膛,在意识到自己竟然被男主演抱在怀里之后,他连忙挣扎起来,只是耳边却响起了男主演那还带着几分委屈地声音:“我只是想要一个拥抱作为补偿。”

  .......只是一个拥抱?

  叶河尴尬地停下手,看男主演那激烈的动作,一时间他还以为对方想要的不止是拥抱。

  在叶河看不到的地方,男主演将下巴搭在了叶河的肩膀,浅棕色的眼眸里流淌着满足的笑意。他比叶河高了半个头,这样的动作本应该有些难受,然而他就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仍旧紧紧抱着叶河。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此刻。

  叶河能够感觉到对方发丝落在自己脖颈间的痒意。

  他的耳边也响起了男主演那低沉地嗓音:“你答应以后不要再躲着我,我才会放开你。”

  男主演显然也意识到了叶河在躲避着自己,才会如此威胁。

  好、好幼稚。

  叶河有些哑然失笑,不知为何,之前的男主演让他觉得莫名油腻,受伤之后的男主演却让他觉得竟然还有几分可爱。

  他的话不像是威胁,更像是在撒娇。

  叶河对猫猫狗狗都没有抵抗力,他没忍住,伸出手拍了拍男主演的背。男主演就像是被顺毛的大狗,期待地从叶河的脖颈中抬起头,看向了对方。

  叶河面对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眸,声音莫名一噎:“该拍戏了。”

  男主演的眼神瞬间黯淡,而后更加用力地抱住叶河:“那我们就这样去吧。”

  脸只有一张,叶河想省着些丢。

  叶河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并不是躲着你,只是咱们两个之间的距离有时候太近了,让我有些.....有些不习惯。”

  他努力想将话说得委婉一些。

  然而他的话落在男主演的耳边,便是在诉说自己的厌恶。

  男主演松开了对方,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叶河莫名觉得他身后要是有尾巴的话,此时肯定早就耷拉下来。

  叶河总觉得有种欺负小动物的感觉。

  就在叶河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安慰几句时,便见男主演忽然开心地说道:“但你刚才也没有否认我的话,所以我就默认你答应了。”

  叶河:“.......不要强买强卖啊!”

  他这个当事人还在这里呢。

  男主演却已经被自己的想法极大的安慰到了,他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就这么说定了。”

  叶河算是明白了,这里没有交易法,只有男主演的想法。

  他只想快点儿离开卫生间,因而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落在男主演的眼里便是彻底答应的意思。好在男主演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之后,就兴高采烈的跟着他继续去片场拍戏。

  回到片场之后,戏还没有开拍,叶河便看到系统叫住了男主演,两个人朝着一个方向离开。

  “离叶河远一些。”黑雾的神色有些难看,别以为他没看到在演对手戏时,男主演没少趁此对叶河动手动脚,占了多少便宜。

  听到黑雾的话,男主演双手插兜,嗤笑一声:“离远一些?你怎么不离远一些?”

  此时的他完全没有在叶河面前那无害的模样。

  黑雾脸色一变,他听出了男主演话里讽刺的意味,显然是看到了叶河对他表露出的亲近。

  男主演的视线中也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嫉妒——叶河对自己是闪躲的模样,对面前的黑雾却是不加掩饰的亲昵。

  他好几次看到叶河毫无所觉的和面前的人喝同一瓶水,也不会过分排斥黑雾的靠近,这些亲密的动作看得男主演眼热。

  与黑雾一比,男主演觉得自己在叶河心中的地位很是惨淡,这让他愈发感觉到了嫉妒。

  明明大家的存在差不多,只是黑雾运气好,占据了一个与叶河关系更近的皮囊罢了......

  男主演恨恨地在心里想道,他的视线在黑雾身上游巡,眼里透露着几分危险的沉思。

  反正只是一个皮囊而已,他将黑雾的皮囊抢过来就好了。那样的话,到时候叶河的亲密只会展现给自己。

  黑雾在男主演的视线陡然变得阴沉那一刻便意识到了危险,他闪身躲过男主演的攻击,而后冷冷地看向男主演:“你疯了?要是让主人知道......”

  听到“主人”二字,男主演的身体一僵,原本一击未中的遗憾也消散了一些。

  要是让沈斯年知道他对叶河的心思,只怕他再也不可能站在这里了。

  沈斯年不允许他们与叶河的交往过密,更不允许他们对叶河动心。

  “你在威胁我?”男主演冷哼一声,却还是收回了手:“你要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主人,我也将你和叶河的事情告诉他。”

  黑雾冷冷地说道:“不是。”

  他虽然也很讨厌男主演,但是却并不想因为与男主演的争斗而让自己的心思暴露在沈斯年的眼皮之下。

  听到黑雾的话,男主演这才松了一口气。他的想法和黑雾差不多,他也想继续呆在叶河的身边。

  他们倒是在这一点中达成了共识。

  男主演的视线仍旧恋恋不舍的落在黑雾身上,他还没有放弃想要夺取对方皮囊的心,只是不得不暂时收敛起这个心思。

  黑雾自然也察觉到了对方还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装作没有看到男主演眼底流露出的贪婪,开口说道:“主人马上就要回到自己的身体,而我们就要消失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告诉男主演,或许是因为不想将这个信息憋在心里,又或者是期待着其他什么东西。

  男主演一楞,感慨似地说道:“这也太快了一些。”

  他倒是并没有对这个消息表现出惊讶,从诞生的那一刻起,他们都已经熟知了自己的命运。

  黑雾见男主演这么冷静,神色流露出几分讶异。他能够感觉到男主演的脾气其实带着几分急躁,然而面对消失这件事情,男主演竟然会表现得超出寻常的冷静。

  仿佛是察觉到了黑雾疑惑地视线,男主演开口说道:“不然还能怎么样?选择反抗?”

  他虽然在笑,笑意却未达眼底。

  *

  叶河觉得晚上的系统很是古板,就像是在严苛的与他保持着距离。明明每天早上叶河都能看到端着早餐站在床头的对方,然而当叶河提出晚上直接一起睡省得对方那么累时,系统却总是断然回绝。

  白天的系统则愿意与他接触,会像是累了一样靠在他的肩头。

  但这个动作显然刺激了男主演,有时候男主演也有样学样,甚至举一反三,想要躺在叶河的怀里。

  不过叶河当然不可能答应,男主演就会开始一脸郁卒地扯系统的胳膊,让他也赶紧起来。

  又在剧组生活了几天之后,叶河在剧中扮演的角色为了给男主演挡了一剑而下线,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角色也宣告杀青,而他也要离开这个剧组了。

  不过说实话,虽然在剧组里呆了这么久,也认识了不少人,但叶河在脱离剧组的那一刻还是感觉到了一阵轻松。

  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是因为与叶河彻底熟识的原因,他觉得一些工作人员也变得有些奇怪,有时候他一扭头就能感觉到对方的视线。

  而且他接那些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水时,也会感觉到对方的指尖若有若无的抚摸过他的手背。然而当叶河惊讶地看过去时,却发现这些工作人员都神色如常,倒是他想多了一样。

  叶河原本还觉得系统古怪,现在却觉得最正常的就是他身边的系统以及两个生活助理了。

  听到叶河的感慨,系统似乎是笑了笑,将捕梦网挂在了叶河的床头:“是吗?”

  作为剧中的重要角色,导演还特地给叶河举办了一场杀青宴。

  杀青宴上觥筹交错,有大斌和系统挡酒,再加上慧慧在旁边盯梢,叶河倒是滴酒未沾。

  有了上次的教训,慧慧是再也不敢让叶河喝酒了。

  叶河还是第一次看到系统喝酒,虽然知道系统现在寄宿在人体里,但他还是忍不住想酒液会不会打湿系统的线路。

  过了一会儿,男主演也走了过来,硬生生即开原本想要坐在叶河右边的人,自己一屁股坐在了旁边。

  他的兴致自拍最后一场戏时便不高,叶河给他挡剑时的戏份更是ng了无数次。

  而在宴会中途,这场杀青宴还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郁黎。

  在看到郁黎的那一刻,叶河瞬间觉得手中的果汁杯变成了烙铁,身下的沙发也烫得他坐不住。

  自对方那天离开之后,叶河便再没有见过他。听慧慧说郁黎这之后还来过剧组几次,只是他并没有看见罢了。倒像是应了助理所说的话,对方那天的行为仿佛只是一时兴起的兴趣,倒是他有些想多了。

  这让叶河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了几分疑惑,他总觉得在自己躲避着郁黎的同时,对方也在躲避着他。

  他喝掉了手中的饮料,心想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双向逃离吧。

  趁导演上去招呼郁黎的功夫,叶河借口去卫生间,甩掉了想要跟上来的黑雾和男主演,从后门悄悄溜了出去。

  他掏出了帽子和口罩,决定在外面呆到郁黎离开再回来。

  这些天他终于有了些做明星的意识,戴好了帽子和口罩之后,叶河决定去附近的便利店坐一会儿。

  去便利店要经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他走了没多久,便忽然被一双手捂住了嘴,直接往旁边拖去。

  糟了,是抢劫吗?!

  他还没来得及环顾四周看有没有可以求救的人,便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抵上了冰冷粗糙的墙壁,而那双捂着他嘴的手并没有松开的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月底啦,想要营养液(搓手手

  感谢在2021-06-25 132055~2021-06-26 1839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屁孩 10瓶;41968946 6瓶;行行重行行 3瓶;慕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book328961906647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