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48、血色星途(十五)

小说: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作者:云卷鹤野 更新时间:2021-07-07 06:4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郁黎这话实在有些奇怪, 不像是澄清,倒像是欲盖弥彰。

  叶河偷偷在心里泛起了嘀咕。

  然而对上郁黎那阴沉地脸色,叶河唇角的笑容一僵,仅仅绽放了几秒便很快枯萎。

  糟了, 看来这句话并没有活跃气氛的作用, 反而让本就沉闷的气氛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对于叶河的话,郁黎当然不可能相信。他冷笑一声, 显然是以为叶河还在说谎。

  他原本即将脱口而出的讥讽话语在落到叶河身上之后, 陡然一顿。

  郁黎知道自己沉下脸色时很吓人, 因而叶河被吓得身体颤抖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然而看着对方像受惊的小动物一般不安的目光, 郁黎口干舌燥的厉害,轻佻的声音被欲望染上了一丝喑哑,听起来竟然有几分猎食者的凶狠:“证明给我看。”

  证......证明什么?

  叶河疑惑地看着他,郁黎的话跳跃的太快,让叶河觉得自己已经跟不上对方的节奏了。

  郁黎清了清嗓子, 然而发现这对他半点儿用处都没有, 因而便直截了当的开口说道:“证明你是个直男。”

  叶河:“.......”

  有那么一瞬间, 叶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听到郁黎又一脸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叶河这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听错,郁黎竟然真的想让他证明自己是个直男。

  叶河现在要是再意识不到郁黎是在刁难就自己就真的太迟钝了,他仔细回想, 然而仍然想不出来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得罪过面前的郁黎, 才让对方紧抓着自己不放。

  他和郁黎明明最多也就两面之缘,而且还没有说过话,对方都能在人群之中一眼恨上他,真是绝了。

  叶河决定要勇敢和郁黎这种刁难对抗, 就算他是剧组的金主也太......

  然而对上郁黎那好似兽类一般凶戾炙热的目光,叶河瞬间怂了。储物间的位置偏僻,他都被拉进这里十几分钟了,仍旧没有听到有人路过的声音。

  要是因为拒绝而惹怒郁黎,真是挨打后都不一定能及时送到医院。

  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叶河的声音自动低了几度,咬着红彤彤的唇瓣一脸为难地说道:“这.......这要怎么证明?”

  他的语气落在郁黎耳边,自动带了些示弱的意味。叶河不敢看郁黎,郁黎却是在一直看着他。

  此时的叶河可怜巴巴的垂着头,肩膀还在轻微地颤抖着,看起来简直乖顺的不得了。

  明明只是让他证明自己是个直男而已,便露出了这样的做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如果对方真的是直男,证明对他而不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一件事情吗?

  郁黎在心里冷冷地想。

  但是令他无法否认的是,面前青年这副伏低做小的可怜情态确实轻而易举撩拨了他的情绪,他的心跳甚至都比平时快了一些,一种难以喻的情绪翻涌上来,像是浪潮一般袭向心头,带着势不可挡的力道将他的内心搅得天翻地覆。

  郁黎一贯上挑的眼角罕见地垂下,叶河偷偷瞥了一眼,隐隐觉得这是个十分危险的信号。

  叶河的唇瓣上还带着未褪去的浅浅齿痕,郁黎艰难地从他的唇瓣上挪开视线,目光在房间里游巡一圈,最终落到了叶河不远处那张宽大的桌子上。

  那张桌子很大,足够一个成年人躺下。

  郁黎忽然推了叶河一把:“坐到那张桌子上去。”

  他的力道虽然不大,但其中却蕴含着不容抗拒的强势。

  叶河看了一眼那布满灰尘的桌子,站在原地没有动:“......脏。”

  郁黎冷冷地看了叶河一眼,忽然抬起了胳膊。

  叶河还以为对方是要抬手打自己,下意识地往后一躲,没想到郁黎只是不耐烦地扯开领带,而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准确无误的扔到了那张桌子上,而后一边挽起袖子一边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郁黎的西装外套下穿的是白衬衫,他穿着西装时虽然不瘦弱,但也不是夸张的强壮。然而脱去外套之后,叶河才发现对方的身材很好,肩角将衬衫撑起,袖子下的胳膊覆盖着一层紧绷流畅的肌肉。

  叶河瞥了一眼,心底好不容易再次燃起的反抗欲好似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再次熄灭。

  见郁黎的耐性似乎快要告罄,叶河只得转过身,慢吞吞地走到桌边坐了上去。

  他倒是想尽可能的拖延时间,等到屋外有脚步声传来,只是郁黎显然已经等不了多久,在叶河转身的那一刻便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见叶河动作缓慢,直接抬了一下对方的腰,将叶河送到了桌子上。

  因为有西装垫着的原因,叶河倒是并没有感觉到咯人的感觉。仿佛是在报复一般,他偷偷用手将西装铺平,努力让这件比他衣服贵几十倍的西装脏得更加均匀。

  他在疑惑的同时又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郁黎刚才还让自己证明是直男,现在又让他坐在桌子上。

  郁黎也靠了过来,灯光下,他的影子将面前的叶河笼罩其中。

  看着对方靠近,叶河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是对方发现了他的小动作,十分心虚地收回了手。

  郁黎手撑在垫着西装的桌面上,他看着叶河,一时间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说的话。

  桌子宽大朴素,叶河却穿着华丽的戏服。戏服的领口虽然不算大,但随着他在桌子上不安乱动,还是露出了些许精致的锁骨。

  叶河对于郁黎的靠近显然很是抗拒,手撑着往后挪了几步,然而在快要退到西装衣服边缘时,他又不得不停下动作。

  郁黎自然感觉到了叶河在躲着他,他抬手按住了对方的肩膀:“躲什么?你单靠一个人无法证明自己是直男,我来帮你。”

  他舔了一下唇瓣,大约是怕叶河会因为自己的帮助恃宠而骄,又补充道:“下不为例。”

  郁黎的话实在有很多槽点,让叶河一时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而对方的话也让他心底的不安扩大,他实在想不明白郁黎要怎么帮他证明他是个直男。

  郁黎的手放在了叶河的腰带上,叶河下意识地想要抬手按住,但还是晚了一步。对方的手已经灵活的解开了他的腰带,而叶河的戏服本来就是靠着腰带固定,随着腰带被解开,他的衣服也彻底散开,衣服层层叠叠的堆积在腰间,像是盛开的花瓣,而他就是被那花瓣重重包裹的花蕊,在空气中轻微地颤抖着,却将人的视线尽数吸引。

  凉意攀上了叶河的皮肤,他没想到郁黎竟然会这么做,胳膊保护似地环住了自己的胸口,一边惊恐地叫了一声一边试图走下桌,离开面前的郁黎。

  储物间外仍然没有脚步声经过,叶河的呼救声也如同石沉大海。他没跑几步便被郁黎抓着整条胳膊往后一扔,又倒在了那张桌子上。

  “跑什么?”叶河听到了郁黎冰冷沙哑地声音:“你难道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

  郁黎是真的有些被叶河的逃跑激怒了,看叶河那仓皇逃窜的模样,好似生怕自己会对他做什么一样。

  他怎么可能会对叶河出手?

  他......他只是想帮助叶河罢了,毕竟刚才对方为难的模样实在是有些可怜,他便给叶河一次机会好了。

  叶河从桌子上坐了起来,他曲起腿,将自己环得更紧。郁黎或许没有察觉,但叶河却能感觉到对方那滚烫炽热的、好似要将他整个人都一口吞下的视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环着胳膊的动作不仅没能护住他的胸口,反而将原本平坦的胸口勒出了一道令人遐想的痕迹,像是在诱人舔咬。

  明明叶河长着一副纯情的模样,举手投足间却总是能轻易勾起人心底的欲望。

  郁黎忽然觉得储物室很热,热的他眼眶有些发红,心底腾起一股燥郁的火气,凶狠地说道:“都是男人,捂什么?!”

  还口口声声狡辩自己是直男,哪个直男会被同性看一眼就捂住自己的胸口?

  郁黎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对方不是直男的证据,瞧瞧,叶河刚才不想让他帮忙的原因果然是因为怕自己的谎被戳破吧。

  叶河被郁黎劈头盖脸的斥责说懵了,缓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些什么。然而这一次他不想再与郁黎争辩自己是否是直男了,毕竟郁黎的目光实在太让他不安了。

  叶河只想尽快逃离这里,因而便选择了默不作声。

  只要顺着郁黎的话承认自己是个直男,应该就没事了吧?

  叶河胆战心惊的在心里想道。

  郁黎看着低下头沉默不语的叶河,自然认为对方是因为无从狡辩才选择了沉默不语。按照他原来的想法,他应该就此停手,然而看着对方天鹅般修长白皙的脖颈折出一个任人施为的弧度,郁黎发现自己的视线无法从对方身上挪开。

  他想靠近叶河,再靠近一些。

  毕竟郁黎觉得他识破了叶河的谎,是彻头彻尾的胜利者,靠近对方才能近距离欣赏叶河这个失败者的神色。

  “我帮了你,你还不说一声谢谢?”郁黎轻声说道,然而他的语气里却并没有半分善意。

  叶河呆住了,他显然没有想到郁黎竟然会这么无耻。

  等等,难道他还应该对郁黎的帮助说一声谢谢吗?

  郁黎这家伙真的是直男吗?

  叶河忍不住在心里猜测道,然而他已经察觉道郁黎对直与弯的问题很是敏感。他要是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难保郁黎不会因为被自己戳破真面目而生气。

  “郁先生,我是真的要回去了。”他像是想到什么似地,又慌忙补充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他尽可能的压抑着声线的颤抖,然而微微发抖的肩膀还是泄露了他的几分心思。

  然而郁黎却已经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了,他现在满心满眼都是面前的叶河,对方轻而易举便占据了他的视线,也占据了他的心神。

  叶河仓皇的拽着衣服,想要护住自己的胸口,然而他被郁黎的目光盯得遍体发寒,指尖也带着几分颤抖,不好容易抓住衣服,滑溜溜的戏服又从手中挣脱,反倒掉的更低。

  郁黎的视线一路下滑,在叶河腰部的咬痕处停了下来。

  那个咬痕在白皙的皮肤上实在惹眼,就像是一个明晃晃的标记,在告诉郁黎面前的人已经有所归属。

  郁黎的心底涌起了一阵犹如蚂蚁啃噬般的嫉恨,目光也陡然阴沉下来。叶河在他的面前还装模做样的当直男,实则晚上早就不知道和谁上了床。

  .......难怪叶河今天早上的走路姿势也有些奇怪。

  郁黎并不想探究自己为什么打心底里感觉到一股酸涩的感觉,他现在只想给对方一些教训。

  就在这时,储物室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这声音落在叶河的耳边便好似天籁,他的眼睛猛地亮起,下意识地喊道:“救命!我在这里!”

  郁黎晚了一步,没能捂住他的嘴。他眯起眼睛不满地看向叶河,然而叶河却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又喊了几声。

  外面的人也听到了储物室里面的求救声,快步走到储物室面前,下一秒便推开了房门。

  阳光猛地涌入了整个房间,在房间被推开的前一秒,叶河咬了咬唇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快速穿好了衣服。

  站在门口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导演助理,一边着着急急的走进来一边大声说道:“发生.......”

  他的目光紧张地扫过房间,最后定格在郁黎和坐在桌子上的叶河。

  叶河只是套上了衣服,还没来得及系住腰带,只能先用手捂着腰,但是看着他凌乱的戏服,导演助理如何猜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其他人在,郁黎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般冷静下来。

  房间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很是古怪,助理的脸上也换上了新的笑容:“郁先生,原来您在这里,导演还想着找您吃顿午饭呢。”

  郁黎如何听不出这是助理在给他台阶下,冷静下来之后,刚才的一幕幕好似电影一般重新涌上心头,让他脸色愈发阴沉。

  他冷冷地瞥了叶河一眼,而后问道:“导演在哪里?”

  郁黎的语气不像是找人,倒像是去打人。

  导演助理也被郁黎的语气吓了一跳,一时间不知道究竟是否要出卖导演。但想到自己的话已说出口,他还是指明了导演所在的位置——反正导演刚才也确实是在寻找郁黎。

  在听到助理所报出的位置之后,郁黎一不发的转身离开。

  看着郁黎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叶河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他低下头正准备系上腰带,才发现自己身下还坐着郁黎的西装外套。

  助理神色复杂的看着叶河:“你......”

  叶河身体一僵,就听到助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如果郁先生喜欢的是男人,你就能抓住这个机会了。”

  他对叶河的印象不错,在叶河进组之后,他也见证着对方从演技一般到现在也有演技高光时刻,在休息间隙还能看到叶河在看剧本。

  虽然现在的叶河还不温不火,但他还是挺看好对方的,因而也希望对方能够火起来。

  只是娱乐圈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叶河想要出头,最快的办法还是找金主。郁黎无疑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助理还记得对方喜欢的是女人,这次对叶河出手大抵是一时兴趣。

  看叶河瑟瑟发抖的模样,想必是在心里留下了深刻阴影。

  但是与郁黎背后的势力相比,叶河实在是太渺小了,因而就算助理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能选择报警。

  助理看着叶河,眼底闪过几分怜惜。

  但是他并不知道,听到他的话,叶河却像是被点醒了一样——这些日子都忙着埋头努力,倒是忘了最纯朴的走捷径这一条。

  反正他已经完成了沈家的任务,现在是彻头彻尾的自由身,完全可以再找一个金主。

  要是能够躺平,叶河其实也不想努力。这部戏即将拍完,而拍完之后,叶河猜到自己要面对的可能是无戏可拍的境地,而现在的他还要靠着片酬续命,处境可谓是极其的艰难。

  要是只靠自己的努力,别说两个月,就是给他两千年他都觉得自己不一定能混到一线。

  不过对于找金主这件事情,叶河首先排除的便是郁黎,对方那古怪的性格刚才便让他备受折磨,而且听助理话里的意思,对方大概率只是一时兴起,做不到给他长期的资源支持。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方是个男人。

  叶河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看到叶河现在低下头一副沉默不语的模样,助理心里的怜爱之心顿盛。毕竟看对方那可怜又无辜的模样,想必是第一次遭遇这些。

  叶河打定主意要和系统商量一下,重新穿好衣服之后便站了起来,和助理一起朝着片场走去。

  下午的戏还没开拍,导演还在,郁黎却已经不见踪影。听其他工作人员的意思是郁黎已经离开了,不得不承认,听到郁黎离开的消息,叶河着实松了一口气。

  而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叶河和助理都没有开口。

  系统和慧慧都询问叶河刚才去了哪里,还好叶河早在路上便寻找好了借口,他真假掺半的说是因为想要寻找卖冰饮料的地方才导致回来的有些迟。

  助理也在一边随声附和,让慧慧和系统并没有产生怀疑。

  到了晚上,叶河终于找到时间想和系统讨论一下寻找金主的事情。谁知道他刚说想让系统留在房间,便见对方露出了惊讶地神色。

  虽然知道是因为占据着这具身体的原因,但听到叶河主动邀请他留下来,黑雾的心底还是难以抑制的泛起了喜悦。

  系统怎么这么高兴?

  叶河看到系统的脸上露出的高兴神色,觉得很是罕见,毕竟系统上一次这么高兴还是面对微波炉和洗衣机的时候。

  就在叶河以为对方会答应时,却听到系统拒绝道:“抱歉,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回去休息。”

  .......系统竟然也会觉得身体不舒服?

  叶河还是第一次听到系统的这个说法,虽然觉得奇怪,但他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担忧地神色:“严重吗?那我是需要找个医生过来,还是应该找个程序员过来?”

  面对叶河的目光,黑雾有些紧张地说道:“不.....不需要。”

  连说话都结巴,果然是身体不舒服。

  叶河看着黑雾,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黑雾并不知道叶河此时在想什么,却能感觉到对方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他只能听懂叶河前半句话的意思,他看着对方担心的神色,心底浮现出甜蜜与痛苦交织的情绪。黑雾能够感觉到叶河在关心着他,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是依托于自己所在的这具身体。

  既然系统身体不舒服,叶河便暂时压下了与对方讨论的心思,叮嘱他早些回房间休息。

  黑雾走出房间之后,却并没有离开。他像是一个沉默又忠诚的护卫一般站在门口,然而垂下的头还是泄露了他此时低落的情绪。

  虽然房间的隔音很好,没有传出半分声音,但黑雾却明白里面正在发生些什么。

  他看着手腕上的手表,盯着分针和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才等到了沈斯年让他进去的命令。

  黑雾低着头走进房间,余光却一直往床上瞥。叶河已经睡了,被沈斯年用被子严严实实的包裹着,黑雾只能看到对方还带着红晕的睡颜。

  沈斯年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叶河的脸颊,直到听到走进的脚步声,他才将视线从叶河身上挪开,转而看向了站在地上的黑雾。

  他照例问了黑雾一些叶河的事情,而后才漫不经心地说道:“他对你还不错,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此时的系统:统在囧途

  感谢在2021-06-24 180004~2021-06-25 1320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留恋 18瓶;溶榕 10瓶;旺仔牛奶来一口 5瓶;土豆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book32896190664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