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47、血色星途(十四)

小说: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 作者:云卷鹤野 更新时间:2021-07-07 06:40:1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既然叶河没有事情, 他还是快些离开片场好了。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然而郁黎的腿却像是生了根一样,没有丝毫要离开的意思。

  毕竟导演还在喋喋不休的说话,要是现在转身离开, 也不太礼貌。

  郁黎一本正经的在心里想道, 虽然他压根没有听进去聒噪的导演究竟在说些什么。

  叶河的视线越过郁黎的肩膀,看到了端着盒饭走过来的慧慧。从盒饭包装的分量来看, 他觉得自己可以大胆揣测里面除了龙虾还有大鸡腿。

  一想到即将有一顿丰盛的午餐, 叶河唇角的笑意加深。

  奔波了一天, 他实在是太饿了, 其他人的注意力都在郁黎身上,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他已经先人一步准备吃盒饭吧?

  取盒饭回来的慧慧也看到了郁黎,端着盒饭的手一抖,她当然还记得这是叶河不小心走错房间时碰到的人,好在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几天, 对方大概早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视线都没怎么往叶河的身上瞥。

  她顿时心安了不少, 绕过郁黎,将手中的盒饭递给了叶河。

  叶河的视线顿时落到了手中的盒饭上, 而另一边,郁黎也感觉到对方原本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

  在心底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郁黎也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思索着自己是不是将厌恶表露得太过明显, 才让叶河察觉到了什么。

  导演丝毫不知郁黎在想什么,事实上以他对郁黎的了解,对方竟然能站在这里听他说一大堆已经足够让他惊讶。

  郁黎突然展露的耐心极大的鼓舞了导演,他鼓起勇气, 热情的邀请郁黎来休息室坐一会儿。

  听到导演的邀请,郁黎的眉头皱的更紧,按照他原本的计划,他应该在看过叶河没事之后就转身离开,但是........

  郁黎的余光不由自主地瞥向了叶河,对方的侧颜在月光下显出了几分温柔和天真,正神色专注的低着头,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那天躺在床上时的对方。

  那个时候叶河还穿着白色的衬衫,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已经显得凌乱,而叶河却恍然不觉,还抬起头,面色绯红的和他道歉。

  郁黎的指尖忽然像是被烫到一样轻轻颤抖了一下,他想到了叶河皮肤的温度。即使过去几日,那丝绸般滑腻的触感依然停留在他的指尖。

  等郁黎回过神来,便看到了导演惊喜的笑容,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答应了导演的邀请。

  郁黎的心情一时间变得格外复杂,他想要开口反悔,但是顿了几秒,还是掏出手机回绝了几十分钟后的宴会。

  再抬眸时,郁黎已经调整好了心情,又恢复了平日里浑不在意的模样。

  反正是他投资的剧组,他留下来察看一下进度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

  这么想着,郁黎抬脚朝着叶河的方向走去,只是还没来得及走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了导演疑惑地喊声:“等等郁先生,休息室在这边。”

  听到导演的话,郁黎脚步一顿,这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下意识地朝着叶河的方向走去。他回过头看向导演,发现导演所指的方向与他走的方向完全相反。

  郁黎沉着脸转过身,看向导演:“走。”

  导演被郁黎的脸色吓了一跳,他想问郁黎发生了什么,但是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敢开口,最终选择了在前面默默带路。

  因为导演没有说其他人不可以跟着,那些各怀心思的人也跟了上去,即使被导演喝止不许进休息室,他们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依依不舍的守在休息室的门口,想要看自己是否还有机会。

  慧慧看着一群人离开的背影,她的私心是不希望叶河跟着去的,但是看这些人的反应,显然如果能攀上郁先生的话,叶河的星途也会更加顺利。

  犹豫了几秒,慧慧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叶先生,您不跟着去看一眼吗?”

  听到慧慧的话,叶河艰难地从盒饭上挪开视线:“去看一眼干什么?我还没吃饭。”

  这次的盒饭里面都是叶河喜欢吃的东西,因而他并不想和自己的盒饭分离。

  慧慧:“.......”

  她在原来的世界从来不追星,但在这个世界因为任务的原因,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了恨铁不成钢的心情。

  叶河并不理会慧慧的苦心,坐在椅子上无比认真的吃起了饭。而慧慧原本苦恼的神色没一会儿也被饥饿所取代,也在一边吃了起来。

  吃完饭之后,叶河便回到了房间。他躺在床上,原本想着等系统回来讨论一下男主演的奇怪之处,但是没想到刚躺到床上便被柔软的床垫捕获,没一会儿便陷入了睡眠之中。

  在叶河睡着不久之后,房间里忽然渐渐显出一道身影,他的指尖恋恋不舍地摩挲着叶河的脸颊,神色温柔地像是看着自己深爱的人。

  叶河睡梦中感觉到了脸颊传来的痒意,忍不住蹙起眉头想要躲闪,奈何却被对方抱得更紧。

  沈斯年用不容对方挣脱的力道,将叶河紧紧搂在了怀里,哪怕睡梦中的人听不到,也依然放柔了声音说道:“乖。”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推开,沈斯年抬头看去,正好对上了站在门口的经纪人。对方在看到他的那一刻便低下了头,然而沈斯年依然能够感觉对方的视线有意无意地落到他怀中的叶河身上。

  沈斯年蹙起了眉头,屏蔽了叶河的听觉,而后才冷声说道:“今天有没有人靠近叶河?”

  仿佛是察觉到了沈斯年在生气,经纪人这才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回答了沈斯年的问题:“没有。”

  听到经纪人的回答,沈斯年却并没有露出轻松的神色,而是继续问道:“你有没有碰叶河?”

  他的怀疑并不是空穴来风,面前的经纪人内里早就换成了黑雾。黑雾都相当于是他的分身,也不知道在复制了他能力的同时,是否复制了他对叶河的爱意。

  他的视线锋利如刀,让经纪人,或者说是黑雾的心里一紧,还以为自己的心思都被剖白,不过他很快便反应过来,故作平静地说道:“没有。”

  沈斯年这才露出了满意地神色,即使对方是黑雾,他也不想让对方触碰叶河。

  “好了,你可以走了。”沈斯年开口说道。

  与他不耐烦的语气截然相反的是他看向叶河时温柔的眼神,就像是一汪春水,然而此时的叶河却看不到,也无法给予他回应。

  叶河也不知道是在做着什么美梦,忽然像是小猫撒娇一般蹭了蹭沈斯年的脖颈。不过似乎是被对方身上那低于常人的温度冷到了,闭着眼睛的叶河身体忽然打了一个寒颤,下意识地想要退开,却被沈斯年牢牢抱住了腰,无法挣脱。

  黑雾自然也将叶河此时的神色尽收眼底,然而听到主人的命令,他只能无比艰难地转身,在沈斯年发现他的心思之前离开这个房间。

  在黑雾离开后的下一秒,沈斯年便伸手解开了叶河的衣服。刚才他便已经不满只能隔着衣料触碰对方的身体,然而还有黑雾在,沈斯年并不想让对方窥得叶河身上的美好风景。

  叶河穿了一件睡衣,因此很容易便被解开了扣子,露出天鹅般修长的脖颈和精致的锁骨。

  两个人的身影很快便交叠在一起,安静的房间里不时响起了低低地喘息声。

  汗水沿着叶河白皙的皮肤落到了身下鲜红色的被子上,他的眼皮动了动,几次都想醒来,但是却在沈斯年的小手段下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叶河还在昏睡之中,因而无法缠着沈斯年的脖颈,所以沈斯年便紧握着对方纤瘦的腰肢,任由对方的腰肢在他的掌心软成一汪春水。

  即使闭着眼睛,叶河的眼角仍然有些发红。沈斯年倒是明白对方是因为泪腺浅的原因。之前叶河不小心磕到桌角都会红了眼眶,让沈斯年之后便将他们住的房子里所有的尖角都包上了软布。

  “我死的时候你倒不哭了。”沈斯年叹气似地说道,而后像是惩罚一般咬了叶河的脖颈一口,眼底是一片化不开的暗色。

  在天亮前,沈斯年又抱着叶河去了浴室,轻车熟路的帮对方掩盖了身上的痕迹。他倒是想要留下自己的痕迹,只是为了自己的计划,沈斯年还是忍痛放弃了这一选择。

  太阳出现的那一刻,沈斯年的身影也渐渐消失。而在他消失的下一秒,黑雾也退开了房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

  因为热的原因,叶河早就毫不留情的踹开被子,他的脸上还带着水蒸气薰出的红晕,鸦羽色的软软地贴在额头上,唇瓣因为被亲过的原因有些轻微地发肿。

  即使他就什么都不做的躺在床上,也浑身散发着爱怜的气息。

  黑雾痴痴地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他试探性的伸出手,但是在即将触碰到叶河脸颊的那一刻又忍不住缩了回来,最终只是默默帮叶河拉起了被子。

  叶河骤然被一床被子重新包裹,只觉得自己好像挨了一个火炉。他的睫毛颤了颤,终于因为受不住这炎热醒了过来,没想到却正好对上了站在床头的黑雾。

  黑雾也看到了叶河醒过来,指尖一颤,像是做错事情被发现一样快速收回了手,低着头站在那里没说话。

  叶河原本还因为站在床头的人被吓了一跳,不过在看清是系统之后,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疑惑地问道:“系统,你怎么会在这里?”

  听到叶河说“系统”两个字,黑雾的眼神闪了一下。他知道自己的这具身体并不叫这个名字,然而为了不让对方怀疑,又不敢开口询问对方为什么会这么称呼自己。

  同样的,黑雾也并没有将这个异常情况报告给沈斯年。他深知以沈斯年的醋劲,肯定会在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狠狠惩罚叶河。

  他......他不想叶河被惩罚。

  黑雾过了一会儿,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回答道:“我......我来看一看你睡得怎么样。”

  真是贴心的系统!

  叶河被对方的体贴感动到了,瞬间忘记了刚才差点儿被吓到的事情。他伸了个懒腰,修长的腰身顺着他的动作从衣服滑了出来,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牙印。

  然而叶河却恍然不觉:“睡得还不错,就是太热了,看来以后睡觉得开空调了。”

  叶河没有注意到这个牙印,黑雾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当然知道这个牙印是谁留下来的,瞳孔猛地一缩,这具身体原本不再跳动的心脏似乎都产生了一种名为“酸楚”的感觉,借着流动的血液蔓延至了全身。

  知道自己再看下去的话肯定会被叶河发现,黑雾只得艰难地收回了视线,而后像是逃避一般说道:“该吃早饭了。”

  没想到听到黑雾的话,叶河却是重新躺回了床上,像是撒娇一般蹭着刚才还被他一脚踹开的被子:“我还想再眯一会儿,就眯个十.....五分钟。”

  他比了个“五”地手势,心里却已经做好了系统会气急败坏将他从床上托起来的可能。没想到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床边的人却并没有像他所想的一样直接拽他起来,而是仓皇转头:“好的。”

  .......系统这是转性了?

  叶河眯起眼睛,按照他对系统的了解,他怀疑对方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现在才会如此好说话,竟然还会放纵他睡懒觉。

  系统如此古怪,简直就像是呆会儿还藏着一个大招,该不会在他睡觉的下一秒,系统就会拿出一个锣鼓狠狠击碎他的梦境吧?

  叶河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他被自己的想象惊得睡不着了,没过一会儿便从床上坐了起来:“算了,我还是不睡了,今天有好几个镜头要拍,我再看一会儿剧本。”

  黑雾点了点头,在听到叶河说要在房间里吃早饭之后,他便出去给叶河端早饭。只是当他端着托盘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叶河正在换衣服。

  叶河已经褪去了睡衣,露出雪白的脊背,半个玫瑰胎记裸露在外,另一半藏在裤子里,反倒带了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

  随着他低下头取衣服的动作,他的肩胛骨也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翅膀一般凸起,显出流畅的曲线。

  而那个浅浅的牙印此时在皮肤上便犹为明显,也犹为.......犹为碍眼。

  黑雾忍不住在心里想道。

  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错的,沈斯年是他的主人,而他则是被对方派来监视叶河的分身。

  但是.......

  黑雾目不转睛的盯着叶河的后背,握着托盘的指尖紧攥。阳光自窗外撒入,在他的脸上投下斑驳阴影,也将他此时的神色尽数隐匿。

  叶河也感觉到了有视线在一直盯着他,他急忙转头,在看到看着他的是系统之后,叶河顿时松了一口气。

  他对系统并不设防,因而也大大咧咧的在对方面前换起了衣服,甚至还颐指气使的让系统帮他捡不远处从椅子滑落的裤子。

  黑雾将手中的托盘放到了餐桌上,而后走上前将叶河的裤子捡了起来。

  话说出口不久,叶河便有些后悔,他只是开个玩笑,然而见对方竟然真的顺从地捡起了他的裤子,叶河又不禁思考系统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将手中的裤子扔到他的头上。

  想到这里,叶河顿时紧张起来,朝面前的黑雾露出了一个无比谄媚地笑容:“哥,我错了,您将裤子放.......”

  没等他说完,他的怀中便多了一条裤子。系统的动作远比他想象的要温柔的多,轻的让他以为对方递过来的是什么易碎品。

  黑雾将裤子递给叶河之后便将手背在了身后,怕对方会发现他颤抖个不停地指尖。

  他也想冷静下来,然而一想到这裤子曾经紧紧贴着叶河的皮肤,他的心底便忍不住荡漾着难以缓解的燥热。

  叶河虽然觉得系统很奇怪,但还是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裤子,而后扑到餐桌前吃早饭。

  在他吃早饭的功夫,慧慧也敲门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房间里的黑雾,慧慧顿时一楞,下意识地看向叶河。

  既然她的耳边没有任务失败的提示音,这也说明了叶河没有背鬼上身。慧慧又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对方一遍,确定叶河没有受什么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知道面前的经纪人皮囊下已经彻底换了东西,慧慧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她甚至想着像上次一样在房间里守着叶河,然而却没能想到合适的借口。

  不过昨晚看到黑雾也离开了叶河的房间之后,慧慧这才放下心。她还特意定了个闹钟,想着今天早上早些来找叶河,只是没想到黑雾竟然比她来的时间还早,让她不禁怀疑对方是不是一直守在叶河的房间外。

  吃过早饭之后,叶河又匆匆忙忙赶去片场换戏服和化妆,上午的天热得很,以至于大家拍一会儿就得休息一下。

  叶河在太阳下站了一会儿,忽然间想喝冰饮料了,但是他知道以系统和慧慧的性格,不可能允许他喝。

  不过这难不倒叶河,趁中午休息时,叶河偷偷绕开几人,跑去后勤看有没有冰饮料,虽然只找到了冰水,但他已经很满足,握着冰水便往回走。

  路过拐角时,叶河的手腕忽然被扣住了。他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直接拉近了一旁的储物间,手中的冰水也应声落地,在地上滚落一圈,沾了些泥土。

  处于阴面的储物间里没开灯,空气里带着经久不消的霉味,叶河惊愕地叫了一句“谁”,便试图甩开对方的胳膊往外闯。

  然而放在他胳膊上那看似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此时却仿佛变成了一副坚硬手枷,拷在手腕上怎么都甩不开。

  在叶河大声呼救的前一秒,储物间的灯骤然被打开。

  叶河在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谁之后,顿时露出了惊讶地神色:“郁.....郁先生?”

  都过了一夜了,郁黎竟然还没有走?

  对方的神色实在是太过明显,郁黎看一眼就知道叶河在想些什么。他在心里冷哼一声,心想看来对方没少在心里期盼着他走。

  郁黎将叶河拽到储物间只是一时心血来潮,他被导演拉着在片场留了一晚,刚准备离开片场便看到了不远处的叶河。

  等郁黎回过神来,便见自己和叶河已经到了储物间。

  在知道抓着自己的人是郁黎之后,叶河稍稍松了一口气,然而在灯光下,他能够更清晰直观的感觉到郁黎看向他的视线。

  那是一种莫名深沉炽热、似乎要凝成实质的视线,让叶河觉得自己的每一寸皮肤都在被巡视,莫名有些心里发毛。

  见郁黎没有开口的打算,叶河只得硬着头皮率先开口问道:“郁先生,您要干什么?”

  怎么突然将他拽在这里?

  听到叶河的话,郁黎这才回过神来,松开了扣着叶河手腕的手。

  手腕骤然轻松的那一刻,叶河一边笑一边试图走过郁先生的身边:“郁先生,下一场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就先.......”

  “走”字还没说出口,叶河便被郁黎扣着肩膀拽了回来。

  叶河被这股力道扯得差点儿踉跄一下,待郁黎松开自己的肩膀后,他便默默往后退,想要与面前的人拉开距离,面上仍然是一副疑惑地神色:“郁先生?”

  郁黎实在是太奇怪了,但叶河又不能激怒对方,毕竟郁黎整个剧组的最大金主。

  看着叶河好似鹌鹑一般往后缩,郁黎的脸上露出了不快地神色,终于开口说道:“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做些什么。”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补充道:“我可是一个直男。”

  叶河:“……”

  他原本还有些惊慌失措地神色顿时变得迷茫起来,显然有些不明白郁黎怎么会突然说起这个。

  叶河尴尬一笑:“巧了,我也是直男。”

  作者有话要说:叶河:谁还不是个直男了=口=

  ps:vb:云卷鹤野

  第14章原稿已补档

  感谢在2021-06-23 112720~2021-06-24 1800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紫梦丝雨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s..book328961906647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在副本里打工后我成了万人迷');;